民本主义与执政能力免费全文阅读

民本主义与执政能力

民本主义与执政能力

作者:潘维

来源:凤凰周刊 总第164期

来源日期:2004-11-5

本站发布时间:2004-10-27

阅读量:1010次

共产党是先锋队。如果党内存在一大批自私自利、损人利己、以公权谋私利的官员,党就腐败,就不是先锋队,党的威望就丧失,执政能力就受损。

民本主义要求恢复精英党

?加强党的执政能力,首先应树立明确的执政理念。

?笔者非常赞同中央最近提出的民本主义的执政理念。《尚书》(夏书·五子之歌)中说:“民可近,不可下。民惟邦本,本固邦宁”。从西周时代到共产党人的“为人民服务”,三千年来中国最深厚的执政传统就是民本主义。回归中国传统,回归民本主义,以中国广大人民的福利为执政基础,是执政党的方向。

?有人说,民本主义是小农和传统王朝的意识形态,笔者不认同。民本主义产生于士子,是精英的思想,要求有奉献精神的精英来照顾人民的整体福利。在现代社会,共产党以“为人民服务”为宗旨,与民本主义是一脉相承的。精英为什么会相信民本主义?因为他们是精英,考虑的是中华民族整体发展的利益。儒家的民本主义传统不仅鼓励了匹夫有责,以天下为己任,乃至执政为民的中国士子精神,而且在今天的香港、新加坡等华人社会也依然是主流思想。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不是小市民的党,也不是大商人的党,更不是大工业的党,而是代表新加坡整体发展利益的党。

?民本主义执政理念必然要求恢复精英党的组织路线,即“先锋队”思路。什么是精英?精英是有奉献精神的人,其精髓是为社会整体利益无私地做奉献。精英不是利益集团的代表,而是愿意为公共利益,为中华民族整体发展的利益做奉献的那部分社会先进分子。精英可以是官员,也可以是普通人,包括张思德、雷锋这样出色的士兵。但精英不是一般老百姓,而是诚心诚意为老百姓服务的人,是为社会进步而协调老百姓利益和矛盾的人。所有的政务官(执政党任命的有固定任期却没有铁饭碗的官员)都应当是精英,是“像个党员”的共产党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共产党不是全民党,而是精英党。全民党不可能是先锋队。如果党内存在一大批自私自利、损人利己、以公权谋私利的官员,党就不是先锋队。“先锋队”不是自封的,先锋队获得威望,靠的是以身作则、公正廉明。“公生明,廉生威”。公正、清廉、透明、明智,全心全意地为大众服务,这不是一般老百姓能做到的,只有少数精英能做到。

?执政党的执政能力与其党员数量稀少有密切关系。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声望持久,成为长盛不衰的执政党,其中一大“奥秘”是坚持“精英党”的组织路线。什么是精英党?精英的执政集团是些什么人?精英党容纳着具有较高道德水准,又有较高专业水平的人,在市场型的社会里,这种人注定是极少数。新加坡350万人,而人民行动党仅有8000名党员。在新加坡,一个人想加入人民行动党,要经过长期考验,从年轻时就要义务服务于社区,几乎不拿薪水,成为社区最受尊重的人。这样的人,才会得到党的支持去参加议员竞选,选上了就是人民代表。在议会里议政能力强,就能当上政务官。这种人是信奉民本主义的极少数人。由这样一些人构成的先锋队,当然享有崇高威望,当然有出色的执政能力。

?在中国而言,先锋队指的是那些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,特别是具有这种道德情操的高级专业人才。党吸纳的人多了,自然鱼龙混杂。人少了,要求高了,就容易选拔精英,力量反而强了,威望反而会提高。因此,提高入党的门槛,严格党的纪律,逐渐减少党员数量,是恢复党的先锋队性质的一个重要的组织措施。

?全体老百姓不是由老百姓来领导的,“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”。作为先锋队,共产党并没有自己的一党之私,没有“党产”,也不搞“党库通国库”。因为“身正不怕影子歪”,就敢于批评和自我批评,敢于发动和组织群众,能够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,建立统一战线。而一旦先锋队成为全民党,丧失了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的精神,丧失了吃苦在前、享受在后的精神,产生自私自利、盛行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,纪律松弛涣散,党就不是先锋队了,就产生腐败,威望就丧失,执政能力就受损。国民党在1970年代变成了全民党,党员人数占台湾成年公民的三分之一,泥沙俱下,鱼目混珠,“先锋队”变成了“民主派”,为后来的腐朽和分裂埋下了伏笔。

?“为人民服务”的精神从来就不是大众精神,当然也不能用来要求人民大众。这种精神是先锋队的精神,不是民主主义精神。精英党的意识形态从哪找?从中国数千年的传统和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中找。概括起来,就是“民惟邦本”,就是民本主义,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民本主义高于民主主义,是适应中国国情的优秀执政理念。

?中国的国情是什么?就是人民厌恶阶级斗争,蔑视党争,反对领导集体分裂,拒绝利益集团的代表来执政。在这个意义上说,新的执政核心为执政党提出了民本主义这一正确的意识形态纲领。这个纲领要求恢复精英党的组织路线,也就是恢复党的先锋队性质。

加强执政能力从反腐败开始

?中肯地说,在世界范围里比较,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和质量是不低的。套用评价奥运会表现的术语,就是“在第二集团里领先”。然而,中国共产党的质量近年来明显衰退,执政能力下滑,主要表现为党和政府官员腐败,由此引发官民矛盾。官民矛盾是当前社会一个主要矛盾,处理和解决这个矛盾是执政党面临的重要任务。提高执政能力要有明确的标准,如果党不能解决腐败问题,谈提高执政能力就是空话,就会在人民中失去信誉。人民对党丧失信心,党的执政能力必然下降。

?如何解决腐败问题?从学理上说,政府腐败是世界上最容易解决的事情之一,理论脉络非常清楚,就是分权制衡,建立法之治。从经验上说,大国、小国、穷国、富国,都有在一夜之间把腐败控制住的历史经验,具体办法丰富多样,比如给限期退休和被起诉两种出路。然而,从现实来讲,治理腐败却极其困难。难在一些党的高级官员腐败了,其他人投鼠忌器,不敢下大决心。怎么办?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,在人民前面,腐败无可遁形,因为人民是腐败的直接受害者。在这样的时候,敢不敢继承和发扬党的群众路线传统,敢不敢依靠群众,发动群众,就成了考验和检验党的执政能力的标志。采取果断方法,坚决、迅速地制止党内腐败,是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关键。“非霹雳手段,难显菩萨心肠”。腐败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,对腐败的容忍,不仅是对人民福利的伤害,也是对党的自身利益的伤害。

?论及官民矛盾,中国的传统思维非常好,“治吏不治民”。治好官,把坏官拿下,何愁人民犯上作乱?今天治官要用法治的办法,分权制衡,违法必究,而且从严惩治。法治和法律不是一回事。法的内容分左右,法治不分左右,法治是使法律“顶用”的办法,核心是分权制衡。执政的人,权力相互掣肘,法的权威才能上升。

?治了贪官,再产生新的贪官怎么办?就要建立制度。制度的选择空间非常宽,比如有人提议高薪养廉。这个提议换个思路,可以把公务员的退休金定高,把退休待遇规定得非常好,比如大笔退休金、大型住房、免费医疗。官员不敢犯法,违法行政就要被驱逐出公务员队伍,优厚的退休待遇就鸡飞蛋打了。官员行政的前提是别在任内违法。违法官员,不管他过去有多大的功劳,都会丧失退休的优厚待遇。有人想在任内大捞一把,连工资带退休收入都一次搞定。可以,但要冒在监牢里度过后半生的风险。要做先锋队,就要接受在任时只拿平均水平的薪水,工作比老百姓辛苦得多,收入却比一般老百姓仅高一点点。推迟支付的官员退休金,投入现在的建设事业。被惩治的腐败官员多了,支付的退休金也就少了。腐败官员少了,建设事业搞好了,许诺给官员丰厚的退休待遇当然就容易兑现,人民也容易接受。

?今天把执政能力问题摆在了桌面上,几年后,如果共产党不能落实民本主义,不能回归先锋队的本色,不能取得反腐败的实质性进展,那么关于“执政能力”的讨论,不过是又放了一次空炮,让人民再一次失望。“新概念”不过是为执政能力继续下降做了“贡献”。治理腐败非常难。然而,把非常困难的事情办到了,叫做“精英”。把不可能之事变为可能,叫做“英雄”。把梦想变为现实事业的执政团队,叫做“先锋队”。执13亿人的大国之政,当然是困难的。正因为难,所以要精英,要先锋队,要出色的领导人,要智慧、魄力、决心、勇气和担当。

?有人说,精英兴衰与王朝兴衰都是必然的,笔者不以为然。法治社会不同于王朝社会。违法乱纪者当然不是精英,连违法乱纪者都治不住的社会当然不是法治社会。

?从政治改革的方向看,中国必然走依法执政、法治国家的道路。这条路还很长。欲走上正轨,加强执政党的执政能力,首先当从治理腐败开始。腐败的执政党与信奉民本主义的执政党是水火不相容的。落实了执政党的民本主义精神,党就不会腐败,就会去勤奋组织人民生产建设奔小康,数千万城市人就不会“下岗”,数亿农民就不会处于失业状态。